1. <code id="cajou"></code>

    2. <menuitem id="cajou"></menuitem>
    3.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ideo></ins><small id="cajou"></small>
    4.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ar id="cajou"></var></video></ins>
      <small id="cajou"></small>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玄幻 > 炎陽圣帝
        炎陽圣帝

        炎陽圣帝楓落憶痕

        主角:蘇炎,葉瀾兒
        今天,小編給大家帶來了一波福利,那就是作家楓落憶痕最新的優秀作品—《炎陽圣帝》,它一上線便引得網友爭相閱讀?!堆钻柺サ邸分饕獌热萁榻B:北麓山脈以南,南玄宗,青陽峰后山。秋風緩緩,帶著絲絲涼意,蘇炎躺在草地上,迎著刺目的陽光,看著浩瀚的天宇,英俊不失剛毅的臉上帶著些許唏噓。"嗚嗚——"旁邊,一只狼青色的大狼狗蹲坐在地上緊靠著蘇炎,伸出大舌頭輕輕舔著他的手背。蘇炎笑著摸了摸大狼狗的頭,不由感嘆,五年前在這附近撿到的小狗崽都長大了,威風凜凜,而自己……"汪?。?..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4-23 02:42:3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你想對我出手?"柳成巖的眼中閃過一抹陰森的冷笑,看了身邊的黃衣女子一眼,而后對蘇炎說道:"宗主和長老們是很看重你,可是你似乎忘了自己的那點能耐,想自取其辱,我倒是可以成全你?。?/p>

        資源坊每日進進出出的弟子不少,此刻整個丹藥坊的大院里都圍滿了人群。

        柳成巖與蘇炎的碰撞讓眾弟子們都震驚了,如今青陽峰的地位已經不同往日了,蘇炎更是宗門大人物們都看重的天才,正常人都會選擇與他親近,再不和,也會避其鋒芒。

        選擇在這個時候和蘇炎發生沖突,這柳成巖到底是有什么憑仗。

        "好,我就讓你深刻的體會一下什么叫做自取其辱。"蘇炎在眾人注視下閑庭信步一般走到依舊冷笑著的柳成巖面前。

        柳成巖居高臨下俯視蘇炎:"我倒想知道,就憑你這樣一個還沒有修煉出真氣的所謂的天才,怎樣讓我體會什么是自取其辱?。?/p>

        從他成為宗主首席親傳弟子的那天起,他就是宗門的驕傲,無論是資源還是地位,師尊紀乾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他。然而,這一切在早幾天神形覺醒儀式之后都不復存在!拜眼前這個所謂的天才所賜!失去的失落比得到的喜悅更加深刻,光環被奪的恨意讓他在任何時候都不愿在蘇炎面前示弱。

        "啪?。?/p>

        一記響亮的耳光聲響起,蘇炎懶得聽他啰嗦,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甩在了他的左臉上,胸有成竹的柳成巖頓時懵了,半邊臉紅腫了起來,五道淤青的指痕清晰可見。

        蘇炎出手太突然了,別說圍觀的弟子們,就連柳成巖自己都沒有意料到,一時間張著嘴吐不出一個字,直直的愣著。那個黃衣少女的俏臉則瞬間冰寒如霜,眸子中布滿了殺機。

        "你……"臉上火辣辣的疼痛終于讓柳成巖從短暫的驚愕中回過神來,他滿臉通紅,額頭青筋暴跳,睚眥欲裂,向著蘇炎就是一掌拍來,土褐色的真氣自掌心狂涌而出,演化出一根箭矢,直逼蘇炎的小腹,暴喝道:"你敢這么做,宗主也沒有理由護你,你是在找死?。?/p>

        氣氛頓時變得緊張無比,所有的目光都鎖定在蘇炎和柳成巖的身上,那土褐色的箭矢破空而至,下一刻就要洞穿蘇炎的丹田,眾人的心都快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了。

        丹田是武者的根本,以蘇炎現在在宗門的地位,如果就這樣被廢掉,宗主和眾長老不知道會狂暴到什么程度,他們這些圍觀的一個都逃不掉干系!

        眾人都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心中一個勁的罵柳成巖搞不清狀況!居然敢下狠手!可惜距離太遠,就算是青陽長老也來不及阻止。

        剛好趕來的資源坊主事者們見此情形,也是瞬間手腳冰冷臉色一片煞白,畢竟這里是他們管轄的地方,真出了這種大事,小小的一個資源坊哪里承受得住宗主與長老們無邊的怒火。

        "住手?。?/p>

        "柳成巖你敢?。?/p>

        "還不快收回你的真氣?。?/p>

        ……驚慌的喝斥聲從幾處同時響起,在資源坊大院中炸開,直震得眾人耳鳴身顫。

        然而喝斥聲并沒有讓柳成巖停下來,武技已經施展,化形的真氣都已經打出去了,即便他有心,也根本收不回來,更何況他就是想要直接廢掉蘇炎!

        "鏘?。?/p>

        正當眾人心驚膽顫之時,他們想象中鮮血飛濺丹田破碎的畫面并沒有出現,只有一聲刺耳的金屬顫音在回蕩。

        一塊青銅令牌被蘇炎拿著擋在了丹田前方,土褐色的真氣箭矢擊在上面鏗鏘聲響??植赖臎_擊力使得蘇炎的身體一連退了數米,雙腳將地面劃出兩道淺痕。

        "你?。⒘蓭r身體一抖,臉上的森冷頓時變成了驚恐與難以置信,就跟吃了一把死蒼蠅似的,呆呆地看著那塊令牌,張了張嘴卻難以說出話來。

        "大膽柳成巖!你身為主脈首席弟子,難道不知道宗令代表的權威嗎,竟然敢直接攻擊令牌,這與對宗主出手有何區別?。⑻K炎大喝,一步邁到柳成巖的面前,手中的青銅宗令"啪"的一聲乎在其臉上,頓時差點將他鼻子都砸塌下去,"孽畜!見令如見宗主,你這樣出手是欺師滅祖!還不跪下?。?/p>

        "蘇炎……柳成巖的喉嚨中發出低沉的咆哮,似即將暴走的野獸在嘶吼,他緊捏拳頭,氣得渾身巨顫,但卻不敢再出手,狠毒的盯著蘇炎,不甘的怒吼:"除了使用宗門令牌,你還有什么本事……"呵,你不是說我的師兄師姐見了你這個'師兄'沒有行禮問好就是目無尊長以下犯上么?你不都已經出手好好教訓教訓他們了?那你見了宗門令牌還反駁又是什么?"蘇炎一聲冷笑,接著臉瞬間拉了下來,喝道:"能持有令牌就是我的本事!到了這個地步你還不知悔改!給我跪下?。?/p>

        "你……你……"柳成巖臉色鐵青,雙目盡赤,牙齒都快咬碎了,毫不起眼的青銅色宗門令牌如今仿佛有千斤重,壓得他低下驕傲的頭顱,無奈的在眾人面前雙腿一曲,"噗通"跪在了蘇炎面前,臉上寫滿了屈辱。

        蘇炎淡淡一笑,手持宗令一下一下拍打柳成巖紅腫的左臉,如先前被俯視那般,居高臨下的俯視回去:"你說要看我怎樣讓你明白什么叫自取其辱,現在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這就叫做自取其辱,你同意嗎?"

        人群一片嘩然,蘇炎突然將宗令拿出來擋柳成巖真氣的舉動太出乎他們意料,這招實在是太狠了,直接給柳成巖扣上了對宗令不敬的大帽子。不過一想到之前柳成巖給晏城安上目無尊長的名頭將其打成重傷,就覺得蘇炎這以牙還牙的法子還真是解氣。

        來自周圍的目光,使得柳成巖心中的屈辱如野獸般瘋狂啃噬著他的內心,這種被狠狠踐踏尊嚴的感覺讓他發狂,可是在宗門內,誰敢對宗令不敬?自己便是再不服蘇炎,但那畢竟是私人恩怨,在宗令面前若還是執拗,意義可就不一樣了。

        "沒想到南玄宗的宗令竟在你手上?。ⅫS衣少女說話了,俏臉上烏云密布,眼中閃爍著威脅之意,冷聲道:"不要以為手持宗令就能為所欲為,說到底你還是個連氣旋都沒有凝聚出來的人,這個世上不缺天賦出眾的人,也不缺在半途中夭折的天才?。?/p>

        蘇炎眸光一冷,轉頭看向黃衣少女,道:"多謝你的提醒,只是你想實現這個愿望恐怕沒有那么容易,順便提醒你,這里是南玄宗,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

        "鐘凌燕,你是在威脅蘇炎嗎?"資源坊年紀最大的主事者面色冷冽,沉聲道:"丹藥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雖然是北麓宗的人,但在我們南玄宗還容不得你放肆?。?/p>

        "小女只是說了句實話,要說威脅,恐怕是你們南玄宗的人在威脅小女吧?。⒃和鈧鱽頊喓竦穆曇?,一名身穿淡紫色錦衣的中年人走了進來,他國字臉,虎目中帶著冷意,一來就釋放出強大的氣勢:"我們北麓宗的人,何時輪到你們南玄宗來說教了?。?/p>

        "鐘閣淵!原來是你?。⑶嚓栭L老冰冷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蘇炎驚訝的循聲看去,只見青陽長老垂落在腰間的雙手緊握,輕輕顫抖著,手背上青筋直冒,不由心下一驚,師尊怎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應?

        "青陽長老,多年不見,別來無恙。"鐘閣淵臉上露出虛偽的笑容,道:"這么多年,你的修為似乎并沒有精進,這實在是讓我這個故人感到遺憾,也對當年的事情越發內疚啊……"

        "鐘閣淵,當年的事情,將來我會找你徹底清算,你不要太得意?。⑶嚓栭L老雙眼通紅,胸膛劇烈起伏,蘇炎看在眼中,心中的違和感越發強烈,師尊從沒有這樣失態過,看來師尊和這人之間曾經一定是有什么大過節。

        "父親,先不要理會他們了,快幫幫柳大哥?。ⅫS衣少女一臉嬌縱,伸手指向蘇炎,"這個人手持南玄宗的宗令囂張跋扈……"

        不等黃衣少女說完,鐘閣淵抬起手示意她不要再說了,而后看向蘇炎,道:"年輕人,得饒人處且饒人,況且你們還是同門,柳成巖也是主脈首席弟子,將令牌收起來放了他吧。"

        蘇炎心里正在暗自猜測這人和師尊之間的恩怨,聽到這樣的話,嘴角逐漸泛起一抹冷笑,手中令牌高揚"啪"的再一次抽在柳成巖的臉上,頓時打得他鮮血飛濺,一聲痛叫。

        "你所說的放過他是這樣嗎?"

        "年輕人,你是在挑釁本座嗎?"鐘閣淵臉色沉了下來,冷聲道:"就算是你們宗主都要給本座幾分薄面,本座好言相勸是看你年紀尚輕,你不要太過分?。?/p>

        "你算什么東西,跑到我們南玄宗來撒野,這里不是你北麓宗,也不是你說了算,你最好是從哪兒來滾哪兒去?。⑻K炎說著揚手又是一令牌抽在柳成巖的臉上,抽得他幾顆后糟牙都噴了出來。

        "蘇炎……被人這樣抽臉,柳成巖氣得噴血,恥辱感燒的他恨不得直接扭斷蘇炎的脖子,可是蘇炎卻拿著宗令又晃了兩下,他只能硬生生壓下怒火承受著。

        鐘閣淵的臉陰沉得能滴出水來,就算是面對紀乾他都很強勢,而今一個南玄宗弟子竟敢這般輕視與呵斥他。

        遇到蘇炎這樣的人,鐘閣淵知道自己再說下去只會越來越下不了臺,當下不再多言??社娏柩鄥s難以忍受父親被人這般對待。

        "姓蘇的,你以為自己是什么東西,扯虎皮做大旗!你只是一個還沒有修煉出氣旋的小弟子,我父親是北麓宗首席大長老,你有什么資格用這種態度對他說話。"

        書友評價

        • 若水微香
          若水微香

          楓落憶痕的這部玄幻小說《炎陽圣帝》,整體格調向上,語言明快、線索明晰、角色(蘇炎葉瀾兒)性格鮮明。作品既有現實規范,又有夢境玄幽,是一部融合了現實風格與網絡特質的優秀之作。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色爱天堂2009_国产一级持黄大片_caoporn91_国产精品网站网址
        1. <code id="cajou"></code>

        2. <menuitem id="cajou"></menuitem>
        3.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ideo></ins><small id="cajou"></small>
        4.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ar id="cajou"></var></video></ins>
          <small id="cajou"></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