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cajou"></code>

    2. <menuitem id="cajou"></menuitem>
    3.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ideo></ins><small id="cajou"></small>
    4.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ar id="cajou"></var></video></ins>
      <small id="cajou"></small>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穿越 > 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停
        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停

        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停蕪村月

        主角:杜草,柏樹
        《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肥且徊颗l小說,在作者蕪村月的筆下,主角杜草柏樹的人生路途唱出春花秋月,落英繽紛,讓人羨慕不已!小說《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分饕獌热莞攀觯罕驹撌秋@赫世家書香貴女,卻被貍貓換太子,落入山窩窩受盡打罵欺辱,原以為找上親生父母就可以苦盡甘來,結果竟被棄如敝履、瘋狂追殺?橫死街頭,再次睜眼,覺醒現代記憶的杜草發誓再也不會被人糟踐奴役!一步步打拼,做回她的商業女王,成為這個朝代的首富皇商,連王爺公主都在她的腳邊跪舔!飛黃騰達之后,面對那些所謂親人的好言軟語,杜草態度強硬,“抱歉,我現在唯一的親人是我夫君?!泵滥蟹蚓簧硇铣腥缣焐裣蛩邅?,“夫人,為夫夜里會多加努力,為你制造出幾個親人……”...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4-23 09:52:02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杜草趁著孫桂香他們吃飯的空當,溜進廚房,將藏起來的飯菜端出來吃完。

        要是不抓緊時間,孫桂香寧可把剩下來的倒給豬吃都不會給她留一粒米。

        上輩子她就傻乎乎地不敢耍小聰明,每次都餓著肚子,因此被孫桂香吃得死死的。

        沒多久,孫桂香果然進廚房將鍋底的鍋巴都鏟了個干凈,端到自己房間,不讓杜草有碰到的一絲可能。

        “賤蹄子,下次再敢多做一碗米飯,老娘將你關到豬圈里吃豬食!”她盯著那碗多出來的米飯,氣得破口大罵。

        每次杜草都會正好燒夠他們一家四口的飯,所以孫桂香以為她沒吃。

        殊不知這次她多做了兩個人的量,要不然她會給他們做飯?不,她只會在他們的飯菜里摻上豬屎!

        “你干啥不給她吃,餓瘦了那張漂亮小臉,以后還怎么賣錢?”杜草貼著屋門,聽到里面傳來杜大強的埋怨。

        賣她?

        “餓不死就行了,你看我天天少她吃喝,她還不是活蹦亂跳!我們閨女就可憐了,在高門大院里,還不知道被怎么欺負,我聽說那些惡毒奴仆都敢欺負主子,慕夫人要是把我女兒養成嬌嬌女,被欺負了都不知道還手!”

        杜草險些笑出聲來,誰敢欺負慕詩卿,不被她剁成碎塊丟出去喂狗就算不錯了!

        不過鮮少有人知道她光鮮外表下有一顆堪比毒蝎子的心,否則慕家人也不會被她迷惑得連親生骨肉都不要,甚至為了哄她高興,將自己推入萬劫不復之地……

        杜草定了定神,從桌上偷拿一盞油燈,便跑回自己房間。

        看到少年安詳的睡容如同死人,她擰了擰眉,湊上去感受到他的呼吸,才微微放松了些。

        將油燈放到桌上,杜草立馬將費郎中給她畫的地圖展開,迅速記下每處標著“?!钡牡胤?。

        這也是她從來不上山的原因,哪怕常去山上打獵的人,也不會選在冬天爬山登頂。

        隆冬時節,氣候極度嚴寒,整座山都被大雪覆蓋,路滑難行,一個不小心就會埋骨于深達數米的積雪之中,而積雪之下又有獵人先前挖的各種陷阱。

        拋去這些不說,黃潥山足有四百多丈,堪比現代泰山,山勢又較為平緩,可謂又高又胖,在這樣一座大山里找到一株可能被雪掩埋的神草……

        杜草咬了咬牙,奶奶如今下不了地又尿失禁,就算喝著藥也不一定能熬過這個冬天,這是最后一次機會!

        咚!

        一道悶響突然響起,驚動了她,她忙回頭看去,就見少年正安靜地望著自己,眸子黑漆漆的沒有半點光亮。

        “你……要方便嗎?”杜草靈機一動,從床底下摸出一個夜壺,“這個給你?!?/p>

        少年眸光落在上面,空的,干凈的,外面上了一層蘭草青釉,關鍵形狀和他常見的男性夜壺不一樣……

        “沒錯,這是我的?!倍挪菪Φ猛嫖?,就在她以為少年會惱羞成怒的時候,他的耳尖竟然泛起血色,比紅寶石還要漂亮。

        “咦?”她忍著笑意,“雖然這是女性尿壺,但我沒用過,真的,茅房就在我屋子旁邊,我沒必要用這個?!?/p>

        少年好看的眉輕輕抖了抖,見她避嫌地往外走,連忙抓住她的手,面露難以啟齒之色。

        “你……沒力氣脫褲子嗎?”杜草不確定地問。

        少年陡然松開她的手,卻因為動作太過劇烈,身子跟著晃了兩下。

        杜草連忙扶住他,“看你這么可憐,我就勉為其難幫你一下吧?!?/p>

        “唔!”一直不吭聲的他,被她動作刺激得唔唔叫了起來,抗議得十分激烈。

        杜草紅著臉退后,什么呀,搞得她跟女色狼一樣,衣服都沒碰著,用得著這么夸張嗎?

        少年喘著粗氣怒瞪她一眼,艱難地從床上爬下來,一步又一步,慢而穩地朝著外面走去。

        杜草這才明白一個男孩子的驕傲,笑得前仰后合,“就算你去了茅房也需要我幫忙,倘若你一個站不穩,栽進茅坑里怎么辦?”

        話音未落,少年腳底突然打滑,收勢不及地摔進門外雪堆里!

        杜草嚇了一跳,想要扶他,卻被他生氣地揮開手。

        “噗,抱歉,我不是故意逗你的,你這么別扭做什么?你一個小男孩,毛都沒長齊呢!”杜草老阿姨心態爆棚,只覺得現在的他有種強烈的反差萌。

        少年本來要掙扎著爬起來,被她這么一說,兩只耳朵都紅透了。

        杜草趁他不注意,*無骨的手繞著他的腰身環在一起,想要將他抱起來。

        這回他沒有推開她,卻將她一只暖融融的小手拉過來,帶到旁邊干凈的雪地上。

        “怎么了?”杜草覺得糟心,她是把什么麻煩帶回家了,一點都不配合她,主意還大得很。

        少年抿了抿唇,耗盡大半力氣,握著她的手在晶瑩的雪地上寫下三個字。

        季抒墨。

        “你叫季抒墨?”杜草挑了挑眉。

        少年垂眸,突然安靜下來。

        “還挺好聽的嘛?!倍挪菡f著一愣,這個名字,為什么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想了半天沒想出個所以然,她只能拋到腦后。

        這時少年已經自己爬了起來,蝸牛一樣挪到茅房門口,充分展示著一個少年人的驕傲。

        “什么季抒墨,還不是小屁孩!”杜草撇嘴,慶幸茅房和柴房在后面一排,孫桂香他們沒事不會跑到這來。

        不久后,季抒墨緩緩地走出來,發現她站在不遠處用雪堆著什么,忍不住好奇地朝她走了過去。

        小圓球放在大圓球上面,她摘了一串綠葉圍在大圓球頭頂,又用土塊和枯枝做了鼻子和眼睛。

        “你知道這是什么嗎?”杜草得意地看著自己丑不拉幾的作品,不等他作出反應,就迫不及待地說,“這是一個叫季抒墨的雪人!”

        季抒墨愣住,半晌,突然伸手將雪人頭頂那串綠葉拿了下來。

        “這是它的帽子,你干嘛讓它腦袋光禿禿的?”

        季抒墨將那串被雪洗過顯得碧幽幽的綠葉擲在地上,然后腳踩著走了過去。

        杜草一臉莫名,隨即又想到,難道他是不想戴綠帽子?

        書友評價

        • 你熟悉的體溫
          你熟悉的體溫

          作者蕪村月的這部小說《農家小辣妻:啞巴夫君寵不?!?,讓我突然茅塞頓開:一直以為幸福在遠方,在可以追逐的未來?,F在才發現,那些曾經擁抱過的人、握過的手、唱過的歌、流過的淚、愛過的人,一切一切所謂的曾經,其實就是幸福。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色爱天堂2009_国产一级持黄大片_caoporn91_国产精品网站网址
        1. <code id="cajou"></code>

        2. <menuitem id="cajou"></menuitem>
        3.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ideo></ins><small id="cajou"></small>
        4.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ar id="cajou"></var></video></ins>
          <small id="cajou"></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