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ode id="cajou"></code>

    2. <menuitem id="cajou"></menuitem>
    3.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ideo></ins><small id="cajou"></small>
    4.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ar id="cajou"></var></video></ins>
      <small id="cajou"></small>

        您的位置 : 語樂文學網 > 短篇 > 替姐姐寄存的丈夫
        替姐姐寄存的丈夫

        替姐姐寄存的丈夫月光浪子樂逍遙

        主角:季明,溫初
        日前,有童鞋詢問今年最火的小說是什么,小編不假思索的回答:《替姐姐寄存的丈夫》,該小說由作家月光浪子樂逍遙執筆,主角分別是季明溫初,《替姐姐寄存的丈夫》內容介紹:我叫了季明五年姐夫。最后卻在姐姐的葬禮上嫁給了他。三年后,去世的姐姐突然出現,哭著求我把季明還給她。就如當初,求我替她愛季明一樣。...
        狀態:已完結 時間:2024-04-27 00:47:30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 章節預覽

        我叫了季明五年姐夫。

        最后卻在姐姐的葬禮上嫁給了他。

        三年后,去世的姐姐突然出現,哭著求我把季明還給她。

        就如當初,求我替她愛季明一樣。

        1.

        當接到我老公嫖娼的電話時,我正在醫院產檢。

        我挺著大肚子趕到酒店,看著布置成婚房的套間只覺可笑,墻上的喜字格外刺眼。

        本該死去三年的姐姐如今就躺在季明的懷中。

        「這些年我在國外治病,就拼著再見你一面的念頭,我才撐到今天,如今我也算嫁過你,死也瞑目了?!?/p>

        季明對姐姐的死而復生沒有任何懷疑,只有失而復得的感動。

        為了今天的產檢我從昨晚到現在一直沒吃東西,如今只覺得頭暈目眩。

        但我受不了旁觀者把我當成第三者的目光,只能拿出手機給他們展示全家福,證明眼前二人是我的丈夫和姐姐。

        照片中我和季明穿著婚服,兩人像個木偶一般被親戚圍在中間,而背景是我姐姐的葬禮現場。

        看客個個都皺起眉,不知道該怎么理解這一家子奇葩。

        我只能忍著胃里的惡心繼續解釋,「我們是一家人,真不是涉黃?!?/p>

        最后還是沒忍住,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吐了出來。

        這場鬧劇以我賠償了酒店雙倍房費告終。

        回到家,爸媽圍著三年沒見的姐姐嚎啕大哭。

        「我可憐的女兒啊,為了讓我們寬心竟然獨自在外受苦,爸媽再也不會放你走了?!?/p>

        看著他們團聚的一幕,我卻莫名想笑。

        而此刻我的丈夫只有滿腔的怒火要向我撒,「小初快要死了,我只是想滿足她要嫁給我的愿望而已,你有必要報警鬧得所有人來看笑話嗎?」

        我眉頭緊蹙,他竟然在我這個妻子面前堂而皇之說要讓別的女人嫁給他,還把這種莫須有的臟水潑到我身上。

        「我一直以為你是善良的好女孩,沒想到你居然這么惡毒,你以為毀掉小初的聲譽就能得到我嗎,簡直就是做夢。我不會再讓你傷害小初?!?/p>

        他丟下這么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就扶著溫初轉身上樓,完全不給我解釋的機會。

        是,他是被逼和我結婚,可我又何嘗不是呢。

        但是這三年我自認盡到了一個妻子的本分,陪他重新創業管理公司,更為他料理人情瑣事家長里短。

        我以為他對我是有情的,要不然也不會提議我們要這個孩子。

        可如今他居然這么想我。

        走到一半,他好像下了某種決定,連頭都沒回,直接命令我。

        「你肚子里的孩子我會送給小初,別再吃那些垃圾食品糟蹋別人的孩子?!?/p>

        季明輕飄飄一句話讓我整夜未睡,就因為昨天我實在受不了吳媽做的營養餐點了一次麻辣燙就認定我糟蹋孩子嗎?

        我為了要這個試管嬰兒打了多少針,受了多少罪,他卻從來沒問過。

        2.

        我在客廳坐了一夜,想著自己是怎么淪落到這種地步的。

        三年前,我的姐姐癌癥晚期,自覺無望,哀求我替她嫁給季明延續她的愛。

        我向來拒絕不了姐姐,本指望季明這個姐姐名義上的未婚夫能拒絕。

        可沒想到他居然同意了,還牽著我的手,在溫初的葬禮上完了婚。

        但我知道,溫初沒有死,她拿著季家給我的巨額彩禮出了國。

        可如今呢,她又后悔了嗎。我要問清楚,在她心里我是不是一顆被放棄的棋子。

        第二天,溫初果然故技重施,又一次跪下來求我。

        「我在國外的抗癌治療失敗了,沒多久可活,只想死前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心心,等我死了,季明還是你的?!?/p>

        爸媽站在溫初身后一起壓迫我,一如三年前他們逼我嫁給季明。

        「小初身體這么差,都是因為你搶了她的福氣,現在她都要被你克死了,你還要讓她死不瞑目嗎?」

        在爸媽心里,溫齊溫初才是他們的兒女,我只不過是為了給溫初配型才出生的血包。

        因為我的健康,爸媽怨了我一輩子。

        因為溫初的病弱,我必須無條件退讓。

        隨后,季明帶著溫初搬離了季宅,留我在爸媽的監視下懷著他們的孩子。

        我行尸走肉地挺過兩個月,直到孩子快降生。

        撫著馬上要離開我的孩子,我只想給他最后留點什么,撐著笨拙的身子出門,可沒想到會碰到他們。

        溫初眉目含春望著季明,她被照顧的很好,絲毫看不出癌癥晚期的樣子。

        爸媽的哀求還在耳邊,她是我唯一的姐姐,不能讓她帶著遺憾走。

        我連忙躲身卻不小心弄掉了手里的小衣服,我只能俯身撿起,但就在那一瞬間,肚子疼得受不了,控制不住跪倒在了地上。

        等我緩過這陣,才看到他倆已經走到了我面前。

        溫初看我臉色慘白連忙向我解釋。

        「心心,你別誤會,我和你姐夫只是來給寶寶挑些禮物?!?/p>

        她說的我一愣,但轉念一想她也沒說錯,我叫了季明五年姐夫。

        季明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對,他對我的嫌棄溢于言表。

        「你大個肚子跪在這里干什么,母狗都比你要臉?!?/p>

        撇眼看到被我壓在地上的嬰兒衣服更加生氣。

        「你是想給我兒子穿你踩過的衣服嗎,你配做母親嗎?」

        溫初上前拿走地上的小衣服,順手把我扶起來,為我向季明解釋。

        「你別怪她,我反正是個病秧子,就算孩子和我一樣被心心搶走了福氣,我也認了?!?/p>

        溫初說得真切,認定我會害這個孩子。

        「給我滾回家去,這個孩子是小初的,你沒有糟蹋它的資格?!?/p>

        被季明一吼,我強忍著沒有讓眼淚掉下來,轉身就逃,給孩子挑的東西一件都沒帶走。

        3.

        回到家,爸媽已經等著向我興師問罪。

        「你害了我女兒不夠,還要害我的外孫嗎?」

        媽氣得眼睛都紅了,絲毫不記得當初是他們求我把孩子送給溫初的。

        「吳媽,營養餐做好了嗎?今天一定要讓她全部吃完,一點都不準剩?!?/p>

        吳媽做的營養餐太過寡淡無味,我一吃就吐,如今爸媽想借此懲罰我。

        在他們的監督下,我忍著惡心吃了一口,酸水直接涌上來。

        可我不敢吐,往喉嚨里灌了一大杯水。

        吳媽看懂了爸媽的氣憤,直接給我接了一杯生的自來水。

        因為懷孕我的感官異常敏感,水里的漂白劑在我嘴里放大了無數倍。

        我死命地想咽下去,卻還是沒能成功。

        當場吐了出來,嘔吐物濺到爸爸鞋子上。

        「哎呀,要死啦,你個賤丫頭,這鞋子是小初給我買的...」

        他捂著鼻子跳開三丈遠,吳媽更是呼天喊地。

        「我這是倒了什么霉,碰到你這樣惡心的女人,你吐在這里是要向我示威嗎?」

        我連連擺手,可嘴巴里的惡心讓我說不出一句話。

        「你自己收拾干凈,我是季家請來照顧小少爺的,不是來伺候你的?!?/p>

        季明對我的態度是保姆的風向標,一個馬上要被拋棄的季太太沒必要讓她點頭哈腰。

        我把營養餐倒掉,拿著抹布艱難地跪在地板上收拾。

        而季明一回家看到的就是我這個鬼樣子。

        他放下商場購物袋,兇狠地把我從地上拉起來。

        購物袋被他一扔,很多嬰兒用品散落在地,都是我購物車里沒結賬的東西。

        我一時沒反應過來,被他扯的都沒站穩,差點要磕到桌子上。

        「吳媽,你就是這么照顧太太的?!?/p>

        他眼神陰鷙,像要吃人。

        「不是的,是太太自己一定要這樣做,我攔都攔不住,我是怕她太激動傷到孩子所以才隨她去了?!?/p>

        季明一副果然如此的樣子。

        「你到底要鬧到什么時候?小初已經癌癥晚期,她沒多少時間了,你就一點姐妹親情都不顧?你已經成為季太太,肚子里懷著我的孩子,還有什么不知足?」

        原來他是這么想的,季太太的名頭是他對我天大的恩賜。

        我被他抓住手腕無法掙脫,肚子卻尖銳地痛起來。

        季明有一剎那的慌張,可下一秒,電話響起來,是溫初。

        「季哥哥,我吐血了,你快來救我,我好疼??!」

        我媽也接到了溫初的電話,催著季明去看看她的寶貝女兒。

        「溫心沒事的,她就是裝樣子想讓你陪陪她,這又不是第一次了,你快去看小初吧,她身體受不了的?!?/p>

        季明看著我,露出一絲鄙夷的神情,在他心里,我就是騙子。

        4.

        我做了一個噩夢,夢到自己被綁上手術臺。

        爸媽和哥哥拿著手術刀圍著我,從我身體里剖出一個小女孩抱給溫初。

        「不要...」

        我大叫著醒來,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而季明焦急地望著我,似乎有些害怕。

        他擔心我的情況,可溫齊一句話就打消了他的顧慮。

        「她沒事,孩子也沒事,就是矯情,想博你的關注?!?/p>

        我的哥哥是我的主治醫生,也是他強烈建議我做試管嬰兒。

        他都說我沒事,那我就是沒事。

        季明一下變臉,抓著我的下巴惡狠狠地警告:

        「我說過,不要拿孩子來騙我,如果再有下一次,就算你懷著孕我也不會放過你?!?/p>

        他猛地把我甩向另一側,像丟一只死老鼠。

        可我到底做錯了什么,錯在愛上他,錯在嫁給他。

        想起剛懷孕時,他真的對我很好。

        即使再忙也要回來陪我吃完晚餐再回公司開會。

        每次產檢都不落,把注意事項寫滿冊子。

        可幸??偸悄敲炊虝?,等溫初回國一切都變了。

        我的眼淚無聲地落下。

        卻讓季明更不耐煩,警告我安分點,就轉身離開。

        溫齊也沒說一句安慰我的話,跟著季明的步伐就走出去。

        「哥!」我突然喊出聲,「哥,我是你妹妹嗎?」

        溫齊頭都沒回,只是抓著門把手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我搖搖頭,嘲笑自己這么多年還看不清。

        他但凡愛我,就不會對我做這種事。

        「沒什么,就當我說胡話吧?!?/p>

        我虛脫地躺回床上,這都是我自找的,我得受著。

        5.

        出院那天只有吳媽來接我,但車子卻越開越偏,這不是回家的路。

        吳媽看懂了我的眼神,嗤笑道:

        「今天溫小姐在季宅辦生日宴,先生讓我帶你避一避,免得你又亂發瘋丟了季家的臉?!?/p>

        我愣在當場,他要向眾人宣告溫初的身份,所以不讓我回家。

        「停車,停車,給我停車?!?/p>

        吳媽見我不聽話,趕忙厲色制止我。

        「你個瘋婆子鬧什么,挑什么日子不好偏偏要在今天出院?!?/p>

        我什么都顧不得了,直接去開車門。

        吳媽嚇得給了我一巴掌,打完還不解氣。

        「認清你自己的身份,真以為你嫁給了先生就能當季太太嗎,別逼我再扇你?!?/p>

        她說的對,我該認清事實了。

        我反手就打回去,吳媽直接被我打愣。

        最后司機停在了一個垃圾場,吳媽把我趕下車。

        「你自己回去吧,不過我勸你最好不要自取其辱?!?/p>

        垃圾場的味道熏得我狂吐不已,滿身都是污穢。

        所有人都忘了,今天也是我的生日。

        二十五年前的今天,爸媽選擇在溫初的生日當天把我剖出來。

        反正他們不在乎我的命,他們只要我的臍帶血。

        如果我命硬活下來了,那也能牢牢記住,是因為溫初才有的我。

        他們要我感恩,要我奉獻,把我當成畜養的鴨鵝一樣宰殺。

        可我是個人,是個活生生的人。

        6.

        當我滿身狼狽地闖入溫初的生日宴時,所有人如我期待般的驚呆了。

        季明蓄了滿肚子的怒火,見著我終于能發作出來。

        「你跑哪里去了,怎么搞成這樣子?」

        我去了哪,他難道不知道嗎。

        「季明,我們離婚吧!」

        季明瞳孔驟然放大,好像沒聽清。

        「我說,我們離婚?!?/p>

        這次是我不要你了。

        季明抬眼看了看四周的來客,臉色極其不善。

        身體的劇痛向我陣陣襲來。

        我向季明靠近,要拉他往外走。

        溫初見我都快貼上季明,趕快出來阻攔。

        「小妹,這可能是我最后一個生日,你都不讓我安生嗎?

        你有健康的身體,你能和季明白頭到老,可我不行?!?/p>

        溫初劇烈地咳起來,哀求我:

        「今天就把季明讓給我吧,心心,等我死了,他還是你的?!?/p>

        溫初虛弱地靠在季明懷中,我倒像一個破壞他們感情的第三者。

        「溫心,別再鬧了,當年你逼走小初,費心嫁入季家還不知足嗎,她現在都要死了,你一定要她死不瞑目才甘心嗎?」

        聽著季明咬牙切齒地質問,我看向他身后的女人,心都絞了起來。

        當年她逼我和季明結婚,卷走了所有的錢去國外治病,如今到她嘴里居然成了我處心積慮要嫁給季明。

        我啞然失笑。

        以前我覺得自己沒有錯,可如今我明白了,是我錯了,我的懦弱和退讓造成了如今的困局。

        我張了張口卻說不出聲。

        可溫初也不給我機會,慌亂中狠狠推了我一把。

        我趕忙護住肚子,身體重重摔到地上。

        「血?。?!」

        不知誰喊了一聲,我才看到從我身體里流出來的血。

        我整個人都慌了,這兩個月,我想了無數次要打掉這個孩子。

        可感覺到它真的要離開時,我是如此心痛。

        季明緊張地抱起我,那個在生意場上殺伐果斷的男人如今卻害怕的顫抖。

        我意識漸漸模糊,「季明,我成全你們!」

        書友評價

        • 愛如檸檬滋味酸
          愛如檸檬滋味酸

          月光浪子樂逍遙的這部小說《替姐姐寄存的丈夫》,主線清晰明朗,節奏緊湊明快,角色塑造鮮明,敘事嚴謹有序,值得一讀。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色爱天堂2009_国产一级持黄大片_caoporn91_国产精品网站网址
        1. <code id="cajou"></code>

        2. <menuitem id="cajou"></menuitem>
        3.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ideo></ins><small id="cajou"></small>
        4. <ins id="cajou"><video id="cajou"><var id="cajou"></var></video></ins>
          <small id="cajou"></small>